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52452488
产品列表
联系我们
电话:

手机:

传真:
邮箱:
地址:
这个厅官不仅腐败还“超生”

这个厅官不仅腐败还“超生”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1-02-22 11:28] [热度:]

  11月26日,广东省又有一名厅官被“双开”。当天下午,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引述广东省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广东省委批准,广东省纪委监委对省委统战部原副部长黄强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黄强理想信念丧失,背弃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老实,严重违背组织原则,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在干部选拔任用过程中违规为他人谋取利益;违规收受礼金、借用管理服务对象车辆;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超计划生育;甘于被“围猎”,大搞权钱交易,在企业经营、工程承揽、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黄强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廉洁纪律,构成严重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黄强开除党籍处分;由省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终止其省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资格;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在黄强涉及的一系列违纪违法情节中,既有理想信念丧失,背弃初心使命,对党不忠诚不老实等严重的政治问题,也有大搞权钱交易、非法收受巨额财物等典型的腐败问题。黄强还有一项问题,虽然没有前两者严重,却颇为引人关注——处分通报提到的“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超计划生育”的问题。

  很长一段时间里,计划生育都是我国的基本国策。正因如此,全国各地对公务员超生都有相当严格的规定和惩处措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规定能被严格执行,党员干部“超生”的成本往往非常高,使得多数人不敢轻易越雷池半步。

  然而,尽管规定相当严格,在实践中,难免有人求子心切,想方设法要去钻国家政策的空子。某些身居高位的腐败官员,通过自己手中的权力,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欺骗组织、规避惩罚,把“超生”当成一种供其专享的“特权”。从表面上看,官员超计划生育,似乎和普通人超计划生育区别不大。但事实上,同样是“超生”,腐败官员的这种行为,必然对应着违法滥权。

  从有关部门以往查处的案例来看,黄强并不是唯一被查出“超生”问题的落马官员。在一些地方,由于制度约束力松弛,存在“唯上不唯实”的不良风气,一定级别的官员妄图利用权力伪造允许其超计划生育的“证明”。在这种情况下,除非涉事官员因为腐败等严重问题东窗事发,其超生的情况很难被揪出来。反过来说,热衷于在生育问题上耍弄特权的官员,也不太可能只有这一项问题。

  历数过去曾被指出超计划生育的落马官员,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有多项严重的违纪违法情节。譬如2014年被查的山西大同原副市长靳瑞林,以及山西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原局长任云峰,都在超计划生育的基础上,同时存在严重腐败、包养情妇等其他问题。

  回顾反腐历史,不乏有在“超生”这件事上做得很“绝”的贪官。曾经被判处死刑(后因提供重大线索改判死缓)的贪官——原沈阳客运集团公司总经理夏任凡就是一例。夏任凡被指控犯有贪污、挪用公款、受贿、行贿四大罪名24项犯罪事实,累计涉案金额高达2700余万元。与此同时,有关部门也发现:夏任凡在原已有一女的基础上,又分别与妻子及家中保姆各生了一个儿子。

  相比之下,在2005年被查的安徽贪官——亳州市人大财经委原主任刘俊卿更加猖狂。在庭审中,当公诉人讯问刘俊卿有多少子女时,他向法庭供出:自己总共有7个子女。其中除去一名子女系收养以外,刘俊卿先后“超生”五次,而在这一过程中,他一直畅行无阻,并未受到任何制度性的阻拦。

  如今,随着我国人口结构变化,计划生育政策进入了重要的重新调整阶段。但是,不论相关政策今后如何变化,那些在过去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问题官员,都必然要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制裁。之所以要严惩这样的人,不单纯是因为他们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更是因为他们对人民与国家毫无敬畏,把自己当成了可以享受特权的“上等人”,这才是最危险的信号。

关键字:凯发k8旗舰厅APP